首 页 字库芯片 拣货标签 市场案例 新闻媒体 关于高通 联系我们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产品与应用
后PC 时代汉字输入技术的挑战与突破(二)

4.2. 易学性

4.2.1. “记忆难”、“拆字难”的对策

形码输入方案“学习难”主要表现为“记忆难”和“拆字难”,由于存在多数部件(数 百)与少数键位(数十)之间的映射表,即部件与键码之间“多对一”的归并关系,用户按 键之前必须先背熟待输入部件所对应的键码(图 4)。此外,人为记忆的内容过段时间(两、 三个月)就会忘记,此人为记忆过程即为形码方案迄今未能克服的“记忆难”瓶颈。另一方 面为限制记忆量,所取部件大都不超过二百个,致使汉字拆分部件多达 4 个,易产生多种 不确定的拆分方法,如“王”字是拆成“一”+“土”还是拆成“干”+“一”由此又带来“拆 字难”的问题。

解决以上“记忆难”问题的对策是采用“交互提示”的方案(图 5),(如同“拼音输入法”的同音字提示选择)。首先由少数索引有规律的代表多数部件的分区符号,由于分区索 引与索引键位是一对一的关系,(也可印在键帽上,如手机键帽的的一、丨、丿、丶、乛) 无须记忆即可直接按下索引键。根据存储器中每个索引所对应多个部件的映射表,引导出该 索引区的所有部件,出现在显示器的提示行中,再按下对应的部件选择键即可。

由此二维结构完成一个部件的输入。在英文键盘中,采用 26 个索引,每个索引又可引导出 26 个部件,最多可收取 26*26=676 个部件,是为“二维部件输入法”。该方法最 早可追溯到笔者在 1986 年开发的“汉字非编码字根输入法”[5]。

二维输入法的根本特征在于将传统形码的“部件-键码映射表”由需要人为记忆的“多对一”归併表改为由存储器记忆的“一对多”索引表(图 6)。从而免除了部件映射表的人 为记忆过程。同时由于收取部件多达 600 个以上,每字最多仅需拆分二部件,解决了“拆字难”问题,从而全面克服了形码方案“学习难”的瓶颈。

上一页 [1] [2] [3] [4] 下一页

 
关于我们
关于高通
人才招聘
新闻中心
我们的产品
 智能芯片  智能显示模组
24款字库芯片 智能零售货架标签ESL
高通矢量字库芯片 家电卖场货架标签ESL
金融专用芯片 汽车4S店显示
物联网芯片 智能拣货电子标签
 智能教育
电子书包
智能化教学讲台
知识云
更多服务与支持
产品资讯
联系我们
Copyright©2009 - 2014 上海高通半导体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00193号